东方小说网
炸金花网络游戏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坑起来没完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坑起来没完

手机阅读

禁卫们显然不关注究竟是不是误会,只要晋阳公主殿下安全无虞,他们便不管别的事情。不过那个趴在门板上显然受了重伤的人还罪不至死,便高声阻止卫鹰道:“大街之上,万一将人打死了总归是个麻烦,卫兄弟暂且住手吧。”

事实上这些禁卫大多是功勋子弟,不少人都是认得丘神绩这个凶神的,只是此时的丘神绩早已被折磨得不成样子,谁能认得出来?

是以并未放在心上……

卫鹰这才收手,抬起脸哈哈一笑:“兄长说得是,诸位还是保护殿下前往房府要紧,殿下身份尊贵,万万不能再受到冲击。小弟便留在这里,将这个冲撞殿下銮驾的凶徒押送大理寺,请求孙寺卿审理,以正国法纲纪!”

禁卫们点点头,他们也不愿多事,又留下几人帮助押送这些丘家家将前去大理寺并且做个人证,其余人等当即策马而行,追着先前那辆晋阳公主的车驾去了。

卫鹰俯身看着有出气儿没进气儿的丘神绩,狞笑道:“找吾家二郎的麻烦?呵呵,套用吾家二郎一句话……特么谁给你的勇气?瞧瞧你现在的德性,连街边的野狗都不如,也能配得上九天玄女一般的长乐殿下?来吧,爷爷再送你回大理寺,不过这回你可就没那么容易出来了……”

这一切的确是房俊的安排,事先让卫鹰回了房府拿着高阳公主的印信去宫里请晋阳公主前去房府相会,继而掐着时间点儿走过大理寺门前,正巧碰上丘神绩……

丘神绩见到卫鹰自然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哪里知道他身后当真是公主銮驾?

冲撞公主銮驾,也比酒醉之后大闹兵部衙门的罪名大得多。

当然,房俊收拾丘神绩只是顺势而为,谁叫这厮没头没脑的跑到兵部撒野呢?至于卫鹰最后这一句话,则是他揣摩房俊的心思之后自行加戏……

丘神绩是真真没了半条命,这会儿哪里还有心气儿懊恼悔恨?被卫鹰指使着手下连同丘家的家将部曲一起又押回了大理寺。

*****

房俊这边跟孙伏伽寒暄了一会儿,告辞之后将将走到门口,便遇上了报信的书吏……

孙伏伽愣了半晌,大吃一惊道:“这丘神绩为何这般嚣张?晋阳公主的銮驾他也敢拦?未知晋阳殿下可曾无恙?这可是陛下的心头肉啊,莫说受了伤,即便只是受了惊吓,怕是这丘神绩也得被陛下扒了皮不可!”

谁都知道长乐公主是陛下的掌上明珠,可是谁若招惹了长乐公主却不一定有事,毕竟长乐公主性情温婉贤淑,常常宽厚大度。但晋阳公主因为年幼丧母兼且体弱多病,那简直就是陛下的眼珠子一般,谁敢招惹半分,绝对会让李二陛下暴怒!

那书吏连忙说道:“孙寺卿放心,晋阳殿下并无大碍,事先已然逼走,丘家的家将部曲皆被殿下的禁卫制服,现在被房侍郎家里的家将加送过来,说是奉了殿下之命请孙寺卿依律处治。”

“房侍郎家里的家将?”孙伏伽奇怪的看着房俊:“你家的家将为何又掺和进去了?”

房俊一脸无辜:“本官哪里知道?不过早晨离家之时高阳公主说是晋阳公主多日未见吾家两个娃子,甚是想念,所以今日打算邀请晋阳公主去家里闲坐……大抵是吾家的家将奉命去邀请晋阳公主,所以恰逢其会吧。”

“恰逢其会么?”

孙伏伽深深看了房俊一眼,心底不以为然。

单单从这次冲突来看,丘神绩显然是自取其辱,自打冲进兵部衙门的时候便步步被房俊算计。到此为止,丘神绩一共挨了三回打,第一次是冲击兵部衙门,房俊打得理所当然;第二次是在这大理寺,自己下的令,此乃依法而为,说起来打得还轻了;第三次便是刚刚,居然冲撞了晋阳公主的銮驾……三次挨打,每一次都是打了也白打。

孙伏伽才不会天真的认为一切都是这么巧……

不过他懒得去理会这其中的龌蹉,眼下必须处理好晋阳公主銮驾被冲撞一事,若是不能处置得令陛下满意,自己难免被陛下训斥。

便笑着对房俊说道:“此案虽然经由房侍郎的家将押送案犯至大理寺,实则却与房侍郎无关,依本官之见,房侍郎不适合参与其中,还是返回兵部抚恤一下受伤的兵卒为好。”

这是撵人了……

房俊呵呵一笑,说道:“既然如此,本官便返回兵部了。只是晋阳公主毕竟是受到拙荆的邀请,在前往寒舍的路上遭遇冲撞惊吓,于公于私,本官都会关注此案的处理结果,还望大理寺能够秉公处理,将暴徒绳之以法。”

孙伏伽一脸不悦:“本官办案向来公允无私,房侍郎这是警告本官莫要徇私枉法,对丘神绩多加袒护么?”

房俊哈哈一笑,一脸玩味,看着孙伏伽不说话。

孙伏伽老脸微红,神情尴尬。

刚刚他可是便对丘神绩网开一面了……可问题是刚刚那分明是你和丘神绩之间的龌蹉,犯得着小题大做上纲上线么?现在冲撞了晋阳公主的銮驾,性质却是截然不同。

房俊不为己甚,见到孙伏伽神色尴尬,便拱拱手道:“本官自然相信孙思亲的人品公德,这便回去兵部,稍后自然会去宫里向陛下请罪,告辞了。”

孙伏伽只得拱拱手相送,心里一阵腻歪。

这混小子临走还得威胁一番,唯恐自己不愿冒着得罪丘行恭的风险对丘神绩依律惩治,这是警告他事后自会向皇帝说明一切,若是自己对丘神绩从轻发落,就得当心陛下震怒……

叹了口气,孙伏伽心里郁闷不已,这帮子纨绔整日里不消停,炸金花网络游戏:偏偏要弄出事情来让他这个大理寺卿难做!

你说你俩互相看不顺眼,何不效仿市井之间的游侠儿,约个时间约个地点刀对刀枪对枪的来一场决斗?

都特么是祸害,打死一个少一个……

心里尽管不愿意,但是此事却也非得处理不可,冲撞晋阳公主銮驾的事情可不是小罪,最关键是还不知晋阳公主是否受到惊吓。以晋阳公主那单薄虚弱的身子骨,若是当真受了惊吓大病一场,丘神绩估计就得被砍头……

返回大堂里,命人将丘神绩以及房家的家将、晋阳公主的禁卫都带进来,详细调查一番,人证物证俱全,当时长街之上目击者无数,丘神绩冲撞晋阳公主銮驾之罪确凿无疑,神仙也翻不了案。

只是涉及到晋阳公主,孙伏伽也不敢轻易审判,只得先行将丘神绩收押入狱,还得宴请宫里的太医为其诊治伤患,否则若是一个不慎死在大理寺的监牢里,丘行恭能追到他家里跟他玩命儿……

然后录取供词,便直接进宫请求陛下定夺。

*****

另一边,晋阳公主原本是受到高阳公主的“邀请”前去房府相会的,半路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想了想还是先行返回皇宫。

只不过回宫之后晋阳公主并没有第一时间跑去父皇面前哭诉撒娇,而是带着两个侍女脚步匆匆的直奔淑景殿。

长乐公主刚刚念完一段经文,精心澄虑,一袭青色道袍裹着纤秀窈窕的娇躯,满头青丝绾起用一根碧玉簪绾住,清丽无匹钟灵毓秀,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出尘味道。

脚步声“噔噔”作响,长乐公主一回头便见到匆匆而来俏脸微微泛红的晋阳公主,不由得微蹙黛眉,轻声嗔怪道:“你这丫头,何以这般火急火燎的走路?”

晋阳公主夹带着一阵香风来到长乐公主身边,伸手把住长乐公主的手臂,却是完全不顾刚刚的嗔怪之语,兴冲冲道:“姐姐,姐夫为了你将那丘神绩差点给打死!”

长乐公主愣了一愣,继而瞬间美眸睁大……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刘伯温神算六肖中特 浙江11选5基本走图 2018最快开奖历史记录 天喜娱乐 官网 广西快三技巧
福建快三买和值 甘肃十一选五平台 甘肃快3开奖果 四川时时彩开奖结果 保利彩票
千禧娱乐在哪里下载 平特肖心水论13122 甘肃快3 快乐十分钟开奖号码 重庆幸运农场 开奖结果
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 拉斯维加斯赌场 体彩11选五 澳门巴黎人赌场网址 正规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