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炸金花网络游戏 >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 15.反生命方程式

15.反生命方程式

手机阅读

“轰”

双拳和战镰的碰撞让天启星的首都在顷刻间坍塌了三分之一。

这让人绝望的力量冲撞,在一开始就让毁灭的阴云笼罩在了这方世界上空。

赛伯的身体被反震的力量冲向天空,他的身体在空中轻盈的翻转了几下,稳稳的停在了天启星的烈日之下,他活动了一下手腕,在经过高天尊的赌局,经过一次完整的创世纪之后,他的原始力量再次增强,在这次不加外力的碰撞之中,眼前这个不能飞的家伙...和他打成了平手。

但他可以肯定,眼前这个棘手的家伙有很多底牌还没有掀开,就和有备而来的他一样。

“你看,受你保护的人民正在四散溃逃...”

赛伯在空中挥了挥手,指向了达克赛德身后,在那里,惊恐的天启星平民们在废墟中朝着城外转移,尽管拥有强大的力量,就和克拉克从未见过的家园氪星一样,力量层次很高,但平民依然无法和专业士兵相比。

面对赛伯的引导,达克赛德根本不为所动,他警惕的看着天空中的赛伯,他已经意识到了,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家伙,和他以前遇到的所有对手都不一样,如果再不用心...可能真的会遭遇,耻辱的失败!

“哦?看来你铁石心肠...”

赛伯挑了挑眉头,他的右手举起,一把紫色混杂幽蓝色的烈焰龙枪出现在手中,他嘴角泛起了一丝冷笑:

“那么...这样呢?!”

“轰”

紫色的光箭洞穿空气,犹如从天而降的实质死亡,以一种分裂蛛网的形式,将那紫色的烈焰施加在那些废墟的难民头顶之上,只是顷刻间,超过数千名天启星的居民们都在烈焰之下变为灰烬。

“咔”

达克赛德脚下的大地裂开,代表着他此时糟糕而愤怒的心情。

这让赛伯的眼睛里带上了一丝笑容。

“啊哈,你瞧,你并不如你想的那么铁石心肠...”

“轰”

赤红色的欧米伽射线从达克赛德的双眼中迸发而出,如两道乱舞的毒蛇,朝着眼前的赛伯喷射而出!

“你想让我表现的如何?”

“寂寞?疏离?绝望?”

“你太小看我了!来自未知世界的霸王!”

“轰”

赛伯眼前的七色光芒如一堵墙,将这灼热的射线挡在身前,但只是接触的那一刻,七色灯戒的光芒就被快速腐蚀,灼烧,这种射线本身具有的特殊属性,居然在扭曲这些光晕本身的特质。

这让赛伯眉头皱起,他的身影骤然在原地消失,再次出现时,已经出现在了达克赛德身体后方,两个人又开始了一轮天崩地裂的缠斗。

“轰轰轰”

拳头和战镰擦出的能量像是炮弹一样,飞射向四方,但凡被接触到的事物,都以一种悄无声息的方式彻底消散。

“你想用这种方式扭曲我的自我价值?”

“你想嘲笑我?”

“你想让我的内心谴责我?”

“还是说!你想让被我统治的人民误解我?”

达克赛德的声音伴随着双拳的挥出,每一击都能让赛伯的攻击被牢牢挡下,而在他挥拳的时刻,悄无声息的黑暗力量从天启星的各个角落涌动而出,一点一点的沾染在彼此的战场中。

“那些愚蠢的失败不会让我感觉到羞愧!”

“死于你手下的那些人民,也不会让我感觉到内疚!”

“我不会对我的敌人抱有希望!那等于愚蠢!”

“砰”

赛伯的战镰被他双拳抵在身前,两种力量的碰撞让两人脚下的地面中央裂开了一道黑暗的缝隙,就像是大地张开的伤口,让天启星地壳之下的岩浆以一种喷涌的方式冲出来,将这座巨大的城市的废墟彻底淹没。

“咔”

赛伯的战镰泯灭被达克赛德反手握住,他的另一只拳头狠狠的砸向眼前的霸王。

“你们嘴里的爱,只是最无聊的谎言!”

“你们的生命,从一开始就和死亡等价!”

“轰”

满口的说教让赛伯终于无法忍耐,他身体上腾起了紫色的火焰,力量在顷刻间叠加16次,被达克赛德握住的战镰轻而易举的摆脱了他的五指,在如雷霆一样闪耀过毁灭光晕之下,达克赛德黑暗的身躯以一种被撞击的方式,狠狠的朝着后方抛飞了出去。

“砰”

黑暗之神的躯体砸落在地面上,在天启星的地面上砸出了一个巨型的凹陷坑,紫色的火焰缠绕于他的躯体之上,让他的战甲为之灼烧,那华丽的蓝色盔甲在紫色的烈焰中烧出了一道道裂痕,黑暗之神翻身而起,他的胸前有一道外翻的伤口,连带着盔甲和血肉一起被斩开。

天启星最高贵的血脉一点点的流淌于地面之上,达克赛德擦了擦嘴角的血渍,他抬起头,看着天空中的霸王,后者黑色风衣的衣角,在天启星的空中,以一种飘逸的姿态飞舞着。

“你知道吗?我见过很多打架的时候话很多的家伙...”

赛伯哼了一声:“但我从没见过一个如此聒噪的暴君...你真的在用心和我战斗吗?”

对于他的质问,达克赛德有些狼狈的嘴角泛起了一丝笑容:

“y where y!战斗...从你出现的那一刻就开始了!”

“什么?”

赛伯挑起了眉头,他不知道这个家伙是不是疯了,而下一刻,达克赛德的双拳举起,如同一个神秘的咒语念到了最后的收关一步,他的声音在这一刻响彻天启星的废墟:

“你的自我,等于黑暗面!”

“而黑暗面,等于达克赛德!!!(dark side)”

“嗡”

整个天启星的废墟都开始摇曳起来,就像是一个特殊的句式最后一项被彻底补全,又像是赛伯在卡玛泰姬见过的那种需要吟唱的法术,总之,在最后一个音节以爆发式的姿态从达克赛德嘴里喷出来的时候,那些弥漫于废墟中的黑暗就像是被赋予了自我的生命一样。

它们在空中凝聚为各种各样的形态,就像是最恐怖的梦境被释放了一样。

它们聚集在达克赛德身后,如同魔王挥洒出的黑暗力量,张牙舞爪的遍布天空,腐蚀它们接触的一切,大地,空气,甚至是空间,时间!

“在很多时候,我更喜欢直接用力量较量!”

达克赛德看着赛伯,他脸上有一抹胜券在握的笑容:“但更多的时候,面对强敌,我会用智慧...傲慢是我的武器,很遗憾...”

“我赢了!”

黑暗之力在达克赛德的指挥下,以一种席卷的姿态,将天空中的赛伯彻底包围,就像是一个不断收缩的光雾圆圈,感受着那种和所有接触过的力量都不同的黑暗之力,赛伯的表情变得真正严峻了起来。

“你,会成为我麾下最强大的勇士,我会让你亲眼看看,那些曾经被你保护的世界,被你无情屠杀的噩梦!”

“就像是你对我做的一样!”

“轰”

紫色的光雾洞穿天空的雾气屏障,但还没等到赛伯催动空间之石,那一抹缝隙就再次合拢,而这些见鬼的玩意将周围的空间都扭曲了起来,让空间之石第一次无功而返。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在彻底被黑暗之力淹没之前,赛伯大声喊到:“这种东西...这不是你该掌握的!”

“这会让我很享受胜利的滋味,既然你问了...那我就仁慈的告诉你!”

黑暗之神站在大地之上,天启星的统治者可以一群轰碎大地,然而,他无法飞行,但这并不算是一个缺点。

他直视着眼前彻底被黑暗之力笼罩的天空,他看着不可一世的霸王全身闪耀着光幕,却一点一点的被黑暗之力吞没,击败这样的对手是很有成就感的,他也不吝啬于在接触到胜利之时,给予对手自己的仁慈...因此,他沉声说:

“宇宙初生,万物以生命和死亡划分开,死亡的力量多种多样,但在起源之墙的传说中,有那么一种特定的程序,会带来极致的威能...我得到了残缺的,我修改了它,我补全了它!它会腐蚀接触到一切生物,扭曲心智,然后...尊我为王!”

“我不需要你的命!我只需要...你最忠诚的服从!”

“至于名字,我叫它...反生命方程式!”

达克赛德伸手弹了弹自己身上染血的灰尘,在他头顶的天空之上,那黑暗的雾气一层层叠加,已经将赛伯本人包裹成了一个大号的黑暗团子,看得出来,他依然在反抗,但那种反抗的力度已经越来越小。

这并非是指达克赛德已经在力量阶位上比赛伯更高,实际上,单纯的力量层面,他并不如赛伯那么狂野,只是因为这反生命方程式的来源...诸界,乃至世界这个概念的起源...起源之墙。

本文地址:http://www.futtg.com.cn/Html/Book/44/44463/27367543.html
文章摘要: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15.反生命方程式,富室大家寿山福海时序,基岩习俗南天门。

无数人好奇那墙后有什么,更多的多元宇宙的大人物试图翻越起源之墙,其中还有达克赛德的父亲,强大到让人畏惧的由迦可汗,但即便是这样的存在,却被起源之墙禁锢于墙体之内,那地方本身就是多元宇宙最强大最神秘的地方,任何和那地方有关系的事物,都不能等闲来看。

“生与死在欧米伽的荣光中已经失去了意义!”

达克赛德举起双手,在碎裂的大地上之上狂笑,背后的黑暗弥漫着不详的色彩,就像是天启星的末日将至,他眼中的赤红色光芒横扫过周围的废墟,毁灭性的光芒在这一刻被赋予了完全相反的意义,那些死在袭击中的人,那些被焚烧殆尽的尸骨,那些灰烬,在欧米伽射线的闪耀中,被从死亡的国度重新接引。

一道又一道身影在欧米伽射线的光芒舞动中重新复苏,被赛伯杀死的国民,又被达克赛德重新拯救。

他并非不在乎天启星的统治,也像是他说的那样,赛伯不可能用这种方式来威胁他。

“你把自己送上门来,你把自己变成了我最强有力的武器,我感觉到了你的潜力!”

“握住你这把剑!那老头子就再也无法威胁到我了!”

“我将踏着你的肩膀,成为真正的黑暗之神!!!”

在达克赛德的身后,那些被他救活的人民们以一种谦卑的方式跪服于地面,炸金花网络游戏:诵念着对于黑暗之神的崇拜,就像是要记录着必胜的一战!

“咔!咔咔!”

而就在达克赛德安静等待被腐蚀的赛伯从黑暗中苏醒的时候,一声意外的响动,却让他皱起了眉头。

就像是破开大茧一般的响动,那黑暗的雾气在天空中一点一点的散开,露出了其中双手摊开的赛伯,白色的和黑色的光芒在他双臂上闪耀,黑白之间,生死之刻,那层腐蚀一切的黑雾,就这么被固定在了赛伯的身体周围,再无法存进。

“这!这不可能!!!”

达克赛德的目光在这一刻紧缩,而赛伯也睁开了双眼,他歪着头,伸手摸了摸身边恭顺的雾气,他轻声说: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很遗憾,你的底牌对我无效!它甚至可以...为我所用!”

他的手指在雾气中抖动,那雾气也顺从的缠绕在他手指上,这一幕让达克赛德感觉到无法理解,他甚至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然后就看到了赛伯抖动左手,黑暗的战镰划开天幕,以及他冷漠的声音:

“这战斗已经拖得够久了,虽然只差一点点你就能干掉我,但我也还有机会把胜利从你那里重新拿回来...所以,我的疑问就是:你还有别的手段吗?”

“没有的话...我就要取走你的命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时时彩玩法对打赚差价 网球王子真人版 福彩3d字谜 快乐10分钟技巧
秒速时时彩计划 重庆时时彩开奖 重庆时时彩稳赚计划群 永盛彩票软件下载 内蒙古快3开奖结果3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七乐彩95开奖号码 内蒙古11选5预测 11选五走预测 香港六合彩开奖号码
安庆赖子麻将 土豪线上娱乐 青海快3计划 湖北快三 湖北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