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炸金花网络游戏 > 九龙玄帝 > 1165.第1157章 姑娘放心,我真的是好人

1165.第1157章 姑娘放心,我真的是好人

手机阅读

随着叶凉这问语的问出,众人相视一笑后,皆是齐声而语:“好。”

毕竟,他们虽然不清楚,其中细节,但是,从叶凉和祁天峥的谈语之中,也能听出端倪,所以,在明知道祁天峥被欺的情况下,他们怎能不出手?

“那就走吧。”

叶凉打了个响指,朝着那营寨走去:“做流氓去。”

有了他的带头,众人皆是于笑语声中,跟着他,朝着那营寨走去。

片许后。

待得他们走至那营寨门前,那几名守着的护卫中,其中一名直接踏前一步,以挡住了,叶凉等人的去路,还算礼貌道:“几位是何人?可是有事?”

“我等是...”

面对此人的礼貌以问,上官璃下意识便是出言以回,不过,她才说至一半,叶凉便是伸出手,将其拦阻而住。

而后,他看向那名护卫,直接反问:“钟梦露,是在营寨里吧?”

“你等究竟是何人?寻吾家小姐有何事!”那护卫似是察出几分不对,警惕以对。

“看你这模样,应该是在里面了。”

叶凉邪笑着点了点头:“既然在里面就好办了。”

他说着,不待那护卫出言,便是直接对着贺弼,道:“按照,刚才我传音教你的,你自己稍微改动一下,喊吧。”

“是。”

贺弼恭敬一言,在众人的困惑目光下,踏前一步,以玄力震音道:“钟梦露,你个小浪/蹄子,不要脸的银妇...”

“上次说好了,大爷付你十铜,你陪大爷十个晚上,结果现在,你只陪了八个晚上就跑了,你还不快点给本大爷出来,把剩下的两个晚上给陪了...”

他不住的喊着,那言语喊的巧妙,既把钟梦露喊的低/贱、不值钱,几个铜钱就解决,又喊得她彷是个低/淫,且会耍赖的烟花女子,总之...

算是未吐多少脏词,便将钟梦露的形象,毁得一干二净了。

听得那虽有准备的上官璃、浅笙等人,都是娇容微红,以用异样的目光,看向叶凉,似在说:没想到,你原来是这样子的人!

对此,叶凉也是颇为无奈:贺弼啊贺弼,你可是把我害惨了。

他原本仅是传音,让贺弼稍微骂几许,把钟梦露气出来,却并未想到,贺弼这个改动,会改动的那么‘完美’。

这下他是想解释,估计都没人信,也只能默默承受了。

“混账!”

那名护卫听得贺弼这污/言,稍稍反应过来后,不由怒色陡升,便欲拔出腰间长刀,对着贺弼劈砍而去:“竟敢侮辱大小姐,我看你是找死!”

看得这一幕,那站于他身前的叶凉,双指一弹,以隔空的玄力,硬生生将那护卫刚拔出一半的寒刀,给震回刀鞘,道:“小孩子家家,没事就别拔刀了...”

“不然伤到自己,可不好。”

“你!”

那护卫虽是恼怒,但却不敢再度拔刀,显然,被叶凉这一手给震慑到了。

不过,他被震慑,那四方的几名护卫,却并未感同身受。

其中一名,直接拔刀出鞘,对着叶凉等人怒喝道:“大胆,竟敢在我钟家营寨闹事,大家一起上,把他们拿下!”

唰...

他那话语刚落,一道寒光,直接于空而掠,掠得他脖颈剑痕起、鲜血溅,整个人就这般无力的倒坠于地,殒命而去。

震起点点尘埃。

“死...死了?”

那几名护卫,看得那瞬间倒地而去,有些死不瞑目般的同伴,皆是双目大睁,心中澎湃潮涌:仅仅一个眼神,就...就死了!?

他们刚才,可是看得清明,叶凉仅仅是转目瞪了这护卫一眼,这护卫便被一道无形剑气,割裂了脖颈,夺命而去。

此等碾压杀伐,如何能不让他们心惊?

而在他们惊骇间,叶凉则似个没事人般道:“都说了让你不要玩刀,你偏偏不听,现在看看,出事了吧。”

他无奈的感慨道:“唉,不听凉哥言,吃亏在眼前。”

闻言,那几名护卫,皆是忍不住嘴角抽搐,神色难看。

而上官璃、浅笙等人倒是不由轻笑,似被其举逗笑,又似对叶凉能够放下紧绷的神经,谈笑于此,有些欣慰。

与此同时,贺弼依旧未停下他那喊语,且那喊语,在他的加工下,越来越‘完美’,令得四周营寨,都产生了兴趣,闻声而出。

就在那围观之人,渐渐变多时,那钟家营寨内,终是传来一阵沉喝之语:“是哪个长了狗胆的小子,在我钟家营地外,胡言乱语!”

循声望去,一名脸面清嫩,有着一点婴儿肥的女子,带着一群人,直接从那营寨内,匆匆行了出来。

在她身旁,还共行着一名,模样看似俊秀,但脸面却盛怒的男子。显然,刚才那句沉语,便是他喊的。

那些护卫看得这二人的行出,快速反应过来,踏步而过拱手道:“梦露小姐、子晨少爷。”

显然,那婴儿肥女子,便是钟梦露,而那男子,则是她的弟弟,钟子晨。

“这是什么情况?”

钟子晨一来,便怒气冲冲的质问道:“是谁在这诋毁我姐名声?!”

“不是诋毁,而是事实。”叶凉抢先一步道。

听此,钟子晨下意识的朝着叶凉望去,沉语道:“你是什么人,为何要诋毁家姐名节!”

“我?”叶凉平静道:“我是你姐夫。”

“混账!”

钟子晨怒道:“我家姐尚未成亲,我哪来的姐夫。”

“你个娃儿也真是蠢,谁说定要成亲,才是姐夫?和你姐有过肌肤之亲,不就是了么。”叶凉道。

“你胡说什么!”

钟子晨怒意更盛:“我家姐素来守身如玉,怎会和你有过肌肤之亲。”

“不止是我,我们这里的人,都在迎凤楼,被你姐接待过,所以...”叶凉目光扫过那身后的贺弼、旱猛以及浅笙等人,道:“我们都是你姐夫。”

‘扑哧...’

那围观众人听得此语,皆是忍不住轻笑出声。

而听到这里,钟子晨也终是明白,他是被叶凉给耍了。

他怒得玄拳紧握,咬牙切齿道:“小子,你敢耍我!”

就在他怒得要动手时,那祁天峥直接站了出来,道:“钟子晨,我今天来,没别的意思,只是要把我的那串项链,拿回来。”

钟子晨看得祁天峥的走出,微微一愣后,他终是将这,模样在叶凉的要求下,有所改变的祁天峥,给认了出来。

旋即,他怒意微减,脸上嘲讽之色尽起:“我当是谁,原来是那个不识好歹,觊觎我姐美貌不成,反被我打断腿,赶出了钟府的卑/贱猴子。”

“怎么,这是知道当初有错,如今回来认错了么。”

他老神在在的说着,丝毫不顾祁天峥气怒,以将所谓的颜面,给还了回去。

“天峥。”

叶凉并未理会钟子晨的牙尖嘴利,仅是笑容微凝的对着祁天峥,道:“他打断过你的腿?”

“对咯,当时,我们钟家好心收留他,我父还将他当做义子般对待,结果,他非但不知恩图报,还对我姐起了歹心...”钟子晨似无奈道:“如此...”

“你说,我能不把他的猴腿打断么?”

他说着,看向一旁的钟梦露,道:“好在我姐心善,让我饶了他一命,不然,我估计都会打死他。”

“子晨,过去的事,便别说了。”钟梦露看似温柔责怪。

这姐弟二人,一唱一和,倒是有些将颜面给挽回过来,让看戏的众人觉得,似乎是祁天峥这一方的错了。

对此,叶凉似并不在意,他仅是不悲不喜的看着钟子晨,对着祁天峥道:“天峥,把你的炼天神针,借给我。”

祁天峥虽不明何意,但还是将炼天神针交给了叶凉。

叶凉掂了掂,似是知道他将做什么,而有灵般,颇为得心应手的炼天神针后,他看向那得意的钟子晨,道:“你打断了天峥的猴腿是么?”

“那...唰...”

他那身形陡然掠身而出,对着钟子晨的腿脚,挥棍而去,冷语而吐:“我便打断你的狗腿!”

“啊!”

下一刻,钟子晨还未来得及反应,叶凉那铁棍,已然狠狠地击打在了,他的玄腿之上,直打得他腿折、人倒,撕心裂肺的喊语,于血嘴中传上九霄。

看得这一幕,在场那钟家人,皆是双目大睁,心生惊骇:一棍,败敌!?

要知道,钟子晨可是一名货真价实的下位神皇,是眼下这群人里,最厉害的存在,叶凉一棍败了钟子晨,他们怎能不心惊。

而在他们心惊间,那痛苦倒地的钟子晨,也是边面目疼怒的扭曲的抱着腿,边对着叶凉道:“狗东西,老子要杀了你,杀了你!!!”

“在杀我之前,你先把另一条腿,交出来吧。”叶凉平静的吐了一语。

而这一语,也是令得钟子晨,身心一震,体内怒意瞬间被浇灭大半,面带惊恐的看向叶凉,道:“你...你想做什么...”

“我告诉你,这里可是钟家营寨,我父就在附近,你如果乱来,等我父归来,保你吃不了兜着走。”

“你放心,我不会乱来,我只是会...”叶凉于钟子晨惊恐的目光中,垂首看了看,手中的炼天神针,轻吐语:“杀了你。”

话落,他手中炼天神针一震,便欲对着钟子晨击打而去。

“住手。”

钟梦露眼看得叶凉残横、霸道的,当真要动手杀人,不由面色一变,忍不住喝道:“我把项链,交给你!”

她现在是打算,不吃眼前亏,等父归来,再算回此帐不迟。

闻言,叶凉收回那击到一半的炼天神针,嘴角挑起一抹戏谑的弧度,道:“不好意思,我现在,不仅仅要项链。”

“那你还要什么?!”钟梦露忍着怒意。

“我要你...”

叶凉将那炼天神针,缓缓放到钟梦露,那雪白的脖颈之上,似半威胁、半轻浮的看向她,邪笑道:“给我,侍寝。”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北京赛车女郎百度云 浙江飞鱼彩票历史开奖 在线验证一码中特内幕 jb娱乐城 世爵娱乐平台11选5
浙江快乐12开奖 河北时时彩app下载 澳门星际赌场 打击外围黑庄一码中特 尊亿国际靠谱不
快乐十分任三的规律 广西11选5计算器 上海天天彩选4 开奖 广东11选5开奖记录 海南飞鱼公式
江苏7位数规则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号码 山西十一选五app 加拿大28开奖结果查询 北京新能源现场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