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炸金花网络游戏 > 兽黑王爷套路深 > 第1337章 这药怎么涩涩的……

第1337章 这药怎么涩涩的……

手机阅读

“子衿!”

君轻暖疾呼一声,快步迎了上去,神经紧绷成快要断裂的弦。

子衿变成了本体,直接暴露了他的血脉之力,这意味着什么?

在子熏身上,肯定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儿,让他不得不……

阑珊夜色里,子衿化成人形之后浑身染血,像是地狱修罗一样出现在她面前,满目忧虑的道,“暖儿,快看看子熏!”

“好,你先放下来!”

君轻暖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凝滞了,赶忙上前帮忙。

这一夜究竟发生了什么,竟然让子衿变成这样?

他是杀了多少人,身上才会沾染那么多的鲜血?

君轻暖来不及想,扶着子熏下来,两人飞快将他转移到床上。

“我简单包扎了一下,但是肯定不行……”子衿站在床边,一身银衣被鲜血浸染,和清透的水晶宫格格不入,只有一张绝世风华的俊脸,即便是沾染了血迹,依旧看上去矜贵无双!

临霜也眼巴巴的站在一侧,心痛到几乎不能呼吸。

到了灯光下,她才发现子熏受伤如此严重!

此时此刻,他静静的躺在床上,像是一个被拆了的大号娃娃一样,浑身伤口血迹斑斑。

那双如同春秋之色一般秀丽无双的眼,正紧紧的闭着,面色苍白如纸。

临霜的指甲潜入了掌心,血迹滴滴答答沿着指缝往下落。

这一刻,她体会到了另一种不同的感情:心疼。

疼到让她疯狂让她窒息让她想要毁灭这个世界!

而君轻暖已经顾不上其他,先是撕开了他胸口的衣服,用温热的手帕擦干净。

他心口一片黑青看上去触目惊心。

君轻暖贴上耳朵,听着他心跳的声音,和五脏内部的动静,微微蹙眉,“脏腑碎裂,有人给他吃过补救的丹药,但是毒性太大,需要先清除这股毒素才能进行下一步治疗。”

她说着,让开一些,道,“子衿,把你的麒麟之力导入他的脏腑!”

论及净化的力量,没有什么比得上水晶麒麟的血脉之力。

子衿照做,但也有些不解,“可我不是百毒不侵啊!”

“没关系,这并不是解毒,而是消除反噬和诅咒。”

君轻暖安抚道。

子衿闻言面色一变,“他们竟敢给他上诅咒!”

“这世上,还有一种丹药,短时间内可以爆发出正常丹药十倍以上的生命力,但是之后,却会飞快燃烧服用之人的生机,让他迅速死去……”

而鲲鹏五皇叔给子熏吃下的保命的丹药,正是这种。

他不需要子熏活下去,他只需要他活着三天,并且能够撑住让他剁了四肢就成。

就听九天道,“螣蛇最危险的时间段,应该是五个时辰前……”

五个时辰前……

子衿大概算了一下,“你是说,子熏最危险的时候,就是我们闯入天脊山之后一段时间内?”

“没错,所以,我和锦衣二人,没来得及和你联系,趁着你们牵制住了鲲鹏一族主力而其余方位守卫空虚的机会,才将子熏提前带走了。”

实际上,这个时间,也就是五皇叔离开鲲鹏皇,前去找子熏那个时间段。

五皇叔是准备去剁了子熏的四肢去和嗜血魔鹏交换的。

如果他找到子熏,那可真是一场灾难。

君轻暖就算是再逆天,也不可能给子熏变出四肢来。

只是,五皇叔已死亡,这龌龊的小心思,就只剩下和他交易的嗜血魔鹏知道了。

只可惜,嗜血魔鹏无论如何也预料不到,那最美味的食物,已经成为自己宝贝女儿的一切,不允许任何人染指了。

对于九天和锦衣,临霜当然感激不尽。

她转身对二人深深鞠躬,炸金花网络游戏:“多谢二位,这情义,临霜记下了,日后二位有事,临霜必不推辞。”

“姑娘客气了。”二人皆道。

此时,君轻暖这才留意到临霜的变化。

但她终究什么都没说,只是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临霜突然泪流满面,她上前两步,猛地扑进君轻暖怀中泣不成声。

“没事了,没事了……”

君轻暖拍着她的后背,一声声的安慰着,“有姐姐在,子熏不会有事的。”

子衿的做完了自己的工作,“暖儿,可以继续治疗了。”

“好。”君轻暖松开临霜来,“我去看看子熏。”

临霜狠狠点头,眼巴巴的看着子熏。

君轻暖上前一些,将自己身上古蓝玉残留的力量夹杂着不死鸟的力量,一点点的输入子熏体内。

古蓝玉有治愈的能力,不死鸟血脉可以提供强大的生命力。

而因为君轻暖曾经用不死鸟之力给子熏疗过伤,导致子熏体内本身残存着一部分她的力量,这样一来,两种同源力量相互牵引,反倒轻松了不少。

但这个过程,依旧是漫长的。

整个屋里所有人都不敢出声,就定定的盯着子熏。

子熏感觉自己处在一片混沌中不停的坠落,四周白茫茫一片,看不到出口,也不知道身在何处。

只觉得,这样坠落下去,他终将死亡。

但不知什么时候,这片白雾当中,竟然透出了很多人的面孔。

他们面目忧色,定定的盯着他看,眼底满是祈求,一声又一声的呼唤着,“子熏,回来,不要走!”

不知为何,他特别难过。

眼泪顺着眼角往下落,他垂落在床上的手指,微微动了动。

“有反应了!”子衿惊喜,眼底腾起明亮的光彩!

临霜哽咽着,上前握住了他的手。

足足两个时辰之后,子熏惨白的脸色终于恢复了正常。

君轻暖深吸一口气,拿出两枚丹药来,递给临霜,“宝贝,喂给你子熏哥哥吃。”

临霜的脸红了红,自己吞了两枚丹药,俯身上前,捧着子熏的脸,吻上他发白的嘴唇。

没有旖旎,只有深重的心疼蔓延着。

她的眼泪又落了下来,眼泪和丹药一起,送进了他的嘴巴里。

丹药入口即化,缓缓渗透子熏的四肢百骸。

他微微有些清醒的意识,再一次麻木了过去。  最后的意识当中,只有一个念头:怪了,这药怎么涩涩的……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