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炸金花网络游戏 > 大叔宠上瘾 > 第1042章 签字

第1042章 签字

手机阅读

他想要的就是穆夫人开始慌乱,炸金花网络游戏:人一旦慌了思路就不会很顺畅,他想要达到目的就容易得多。

“不可能!”穆夫人哪里肯!

穆希辰也没有说什么,只道:“那就走着瞧好了。”

他站了起来,作势要走。

穆夫人知道穆希辰这个人一向是说到做到,连忙把他叫住:“你一定还有其他的目的!”

因为,他用了“首先”这个词。

穆希辰脚步一顿,侧头回来,说道:“其实,你也可以选择交换的,我可以让你保住杨帆的股权。”

“怎么个交换法?要我把自己手里的百分之五转给你?”穆夫人立刻想到了穆希辰可能的做法。

穆希辰却笑了,道:“弃车保帅么,这不是很平常的道理?”

穆夫人心中充满了慌乱。

首先,她被穆希辰控制住了,未来的一切都很难说。倘若穆希辰够心狠把她给做了,股权一样是回到穆希辰的手里的。其次,哪怕穆希辰不对她下黑手,只要穆希辰用她背叛了穆老爷子生了个私生子这个理由放出去,就可以跟她赶走夏美枝一样把她赶走,赶走之前理所当然地逼她把股权交出来。这招她自己用在前头,穆

希辰会这么做也不奇怪!

第三,对穆家来说,杨帆总是个“外人”,穆希辰想要杨帆把股权吐出来的办法可以说非常少。弃车保帅么……是有道理的!

“怎么,您想清楚了吗?是要保留住杨帆的百分之五,还是要你的百分之五?”穆希辰非常有耐心,站在门内又问。

此时此刻,穆夫人还能怎么样?

她咬了咬牙,决定走上断臂止损的路子:“给了你这百分之五,你就放过他了吗?”

“只要他不犯我。”穆希辰给出了个底线。

穆夫人又趁机提要求:“给了你百分之五之后,我要面对什么?你打算就这么关我到死?”

穆希辰冷笑:“一码归一码,你背叛了我爸,股权本来就没有资格再拥有。而你在穆家这么多年也享尽了荣华富贵,还替你儿子攒了一大笔财富,也并不吃亏。”

穆夫人捉摸不透穆希辰想做什么,穆希辰这个人城府也深,一般人真的难以猜透:“你还想做什么?”

“先把股权让渡书签了吧。”穆希辰朝门外喊了声:“小郑。”

小郑很快就进来了,将早就准备好的文件送到了穆夫人的面前。

穆夫人惊愕地看着这份协议书:“你早就设计好了套子让我钻,这么肯定我一定会签字?”

“你谋算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你的儿子?”穆希辰反问。

不得不说,他戳中了穆夫人的软肋!

穆夫人最终还是在这份协议书上签了字!

*

穆夫人签完字后,如丧考妣。

小郑检验过签字没有问题,便拿出去交给等候在外面的律师,立即去办理手续,马上就让协议生效。

而穆希辰的话还没有说完,他重新回到了座椅上坐下,问:“您还记得我妈长什么模样吧?”

穆夫人一愣。

却见他从公文包里取出来一叠照片,站起来朝她这边走过来。

小桌板刚才为了签字方便是放下来的,正好让穆希辰把照片一张一张地摆在上面。

这些照片都是以前冲印的那种,颜色老旧周边还泛黄,有些还被水洗过模糊不清。但是后来经过了过塑,尽了最大的努力还原了照片原本的模样。

穆希辰显然是早就做好了准备的,他一张一张地摆放着,从他母亲年轻时候的照片开始,一直到伊意临死前最后的遗照。

其中,许多都是跟穆夫人一起拍的合照!

他一边摆照片,一边缓缓地说:“我妈短暂的一生,最信任的人就是你。”

“她把她的一切都拿出来跟你分享,包括衣服包包鞋子。”

“嫁给了我爸之后,她的生活变得很好,就把你带进穆家来住,让你也享受到了千金小姐的待遇。”

“可是……你不满足于她给的一切,还想夺走属于她的一切!”

说到这里,穆希辰摆放的是伊意病中的照片。

那个时候伊意的病已经很严重了,女人都是爱美的,她平时不大愿意拍照,那天也是因为心情特别好,所以才拍了这么一张。

美丽的双目深深地凹陷了下去,面颊的肉都消瘦不见颧骨高了出来,哪里还有昔日的美貌?

“我妈病了之后就变成了红粉骷髅,可是你呢,依然容光焕发,浑身上下还散发着少女的气息。”

穆希辰又把当年的穆夫人的照片摆了出来,冷冷地说:“我爸看到了这样的对比,再加上你的有意勾引,很快的就开始宠着你。甚至,把我和心柔两人交给你来教育。”

“你不光是为了夺走她的财富而抢走了她的丈夫,还把她的一双儿女都抢了过来。”

“可是我妈临死的时候都不知道,是你害的她!”

“她临死的时候还交代我,要好好听你的话!以后要把你当成亲姨妈来孝敬!”

穆夫人被他一句又一句地说得心里发毛,听到“是你害的她”的时候,心头陡然跳了一下,她冷哼着说:“我害她?你有什么证据?”

“证据,不都被你消灭了么?”穆希辰冷笑,将伊意生前最后一张照片摆放在小桌板上。

那时候的伊意已经不成人形,这十来张照片一路摆下来,见证了红颜枯骨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恶毒的女人夺走了另一个女人的一切的过程!

“没有证据,这一切还不是任由你编。”穆夫人对于这件事一直很冷静:“老四,我从来不知道,你还有编故事的能力!”

谁知道,穆希辰也不慌乱也不气恼,一张张照片收拾起来,说道:“证据没有了,当年所有的知情人也被你灭了口。”

他越是这么说,穆夫人越是觉得很淡定。

这件事过去了二十几年,穆希辰不可能还找到什么证据,她坚信绝无可能。然而,她却忽视了一件事:“可是,你忘记了还有你的一切事情都参与了的一个人么?”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