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炸金花网络游戏 > 银剑禅说 > 第二十五章 间无极祝寿-2:邬家的盘算

第二十五章 间无极祝寿-2:邬家的盘算

手机阅读

其实这回邬梅馨携间无极回来祝寿,炸金花网络游戏:给他爹邬文鹤出了一个不小的难题。

南阳邬家庄在江湖有名,其剑法拳法虽是独树一帜,但那也绝对算不上江湖一流,这更多的名气都是仰仗邬老爷子善交各路朋友,不管谁家有什么大事,总少不了他的礼,到底送了多少,连邬老爷子自己未必都能记得住,但这个送法,倒没有把祖宗的田产基业送光,而是越送越大,空前兴旺,因为交往多了,没有人会去故意找他的茬,无意中也就多了很多赚钱置产的机会。

这次七十大寿,他确实很想让独生女儿邬梅馨回来,但这个间无极却是个棘手的人物。他这一辈子豪侠仗义,那也只是解别人困,不得罪人,但这个间无极,不说他的仇敌满天下,就是想要他命的人手脚四肢的指头加起来,也数不过来的,这么一个人成了他的女婿,这邬家庄会不会成了这些仇家的攻击对象,他确实有些闹心。

“爹,按照梅馨送来的消息,她这两天就该到了,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啊,您老得拿个主意。”大儿子邬梅诚道。

“什么怎么办,我女儿姑爷回来给他爹拜寿,还要把他赶出去不行?”说话的是邬文鹤的夫人邬牛氏,她虽然不会武功,但也大户出身,知书达理,在处理家庭事务上的话语权一点也不比邬文鹤差。自从女儿走后她没有少偷偷地哭,她觉得女儿如此苦命都是她没有把女儿管好,这回有了女儿的消息,她比任何人都高兴,巴不得女儿早一天回来。但她看到这几天听说女儿要回来就魂不守舍的邬文鹤和大儿子邬梅诚,就气不打一处来。

“娘,”邬梅诚道:“我也没说要把梅馨怎么样啊。”

“哼,你当我是瞎子啊?”邬牛氏怒道:“自从接到馨儿要回来的消息,你们爷俩叽叽咕咕的,没个好脸色,难道馨儿不是你的女儿,不是你的妹子?”

邬牛氏的话说得邬文鹤脸上也有点挂不住,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但别看他武功高强,但在家里,对他这位发妻也要忍让三分,邬家诺大的基业,可不完全是打下来的,没有这位邬家大娘的经营,邬家在南阳是不是有如此财力那还真不好说。

“娘,”邬梅诚面有愧色地道:“我说的是间无极!”

“间无极怎么啦?”邬牛氏道:“难道堂堂南阳邬家庄倒叫一个间无极给吓住啦?这传出去邬家庄在江湖的脸面何在?”

“是啊,大娘说的对,”邬梅馨的弟弟邬梅博站起来道:“我南阳邬家庄在武林也算是个名门望族,连自己的女儿女婿都不敢认,这传出去也太丢人了!”

邬梅博是邬文鹤的小儿子,为他的二夫人于曼易所生,小几位哥哥姐姐很多,虽和邬梅馨不是一个娘,但他从小最喜欢这个姐姐,这个姐姐也最疼爱这个弟弟,当听说姐姐要回来了,他比任何人都高兴。

“你住嘴,”邬梅诚喝道:“你懂得什么?”

“我怎么不懂,”为了姐姐邬梅博也和大哥争了起来:“姐姐武功高强,姐夫更是个大英雄,他们都不怕,我们怕什么?”

“你知道间无极手上有多少条人命吗?你知道有多少人想杀了他吗?你知道他会给邬家庄带来多少灾祸吗?”邬梅诚喝道:“不要图一时痛快,毁了邬家庄的百年基业。”

“啪”的一拍桌子,邬牛氏猛地站了起来,厉声道:“诚儿,你是在说我吗?”

“儿子不敢!”邬梅诚也赶紧站起来低头施礼,他当然知道娘在这邬家家业中的份量。

“哼,你有什么不敢,”邬牛氏道:“虽我算不上江湖人士,但我也知道,在江湖上就是争个脸面争口气,我不管这个女婿他以前干过什么,有多少人想杀他,只要他今天成了我的女婿,他今天就是邬家庄的人,谁想动他,那就是跟我邬家庄过不去,如果在这个时候我们还遮遮掩掩,犹犹豫豫,那岂不让女儿寒心,让江湖笑人话!”

“娘,您别生气,我说几句,”二儿子邬梅轩道:“大哥的担心也不无道理,毕竟间无极杀过那么多人,身上的仇怨太重,我们不得不多想想。但这次他回来,在我看来,这也未必是件坏事,虽说间无极在江湖仇人无数,想要他命的人也不少,但他现在所在的凤凰山庄可是奇人异士聚居的地方,这些人怎么想我们不知道,这次他们重现江湖到底为什么我们也不知道,三妹这次能和间无极一起回来,我想他们一定是做了周密考虑的,有这么一股势力和我们走的如此之近,就算别人对我们有些想法,也未必敢轻举妄动。”

看来老二邬梅轩的话讲得有理,连邬文鹤都暗暗点头。

“老二,你……”

“好啦,”邬梅诚还想说什么,被一直没说话的邬文鹤挡了回去:“夫人讲得有理,女儿是我邬家庄的人,女婿也自然是我邬家庄的人,我们既不能输了礼数,也不能让江湖同道笑话,没什么好说的,赶紧去做安排,迎接小姐回庄。”

“庄主,你同意了?”邬牛氏惊喜地问道。

“我能不同意吗,”邬文鹤道:“女儿给我出了这么一道难题,怎么也得容我想想如何处理吧,哈哈。”

“那当然,哈哈,”邬牛氏对下人吩咐:“赶紧把小姐的房间收拾出来,还要多加点东西,…算啦,还是我亲自去看看吧。”

邬牛氏说完,带着一帮下人去给邬梅馨和间无极收拾房间去了,但邬梅诚还是有点想不通。

“爹……”

邬梅诚刚一开口,邬文鹤就一招手,没让他讲下去:“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我想过了,你娘和你兄弟的想法是有道理的,就算他们不是你的妹妹妹夫,我们也没有把他们拒之于庄外的道理。现在江湖又处于多事之秋,我们先不妨静观其变,伺机而动。”

“是!”邬梅诚道。

“这样,”邬文鹤对邬梅诚道:“明天你出城迎接他们一下,听说凤凰山庄也来了人,我们别失了礼数,梅轩在家招呼其他来的宾客。”

“是。”邬梅轩答应了一声。

“爹,我也要去迎接姐姐姐夫。”邬梅博抢着道。

“那你就带他一起去吧。”邬文鹤对邬梅诚道。

“是,爹。”邬梅诚道。

“好啦,没事啦,都去忙去吧。”邬文鹤道。

众人答应着都走了出去,在邬梅诚最后出去的时候邬文鹤叫住了他。

“诚儿。”邬文鹤道。

“爹。”邬梅诚又退了回来。

“此番寿礼,来的江湖人士必然很多,”邬文鹤叮咛道:“我们以礼相交,在江湖几乎没什么仇怨,但这回多了梅馨这个因素,我想必然有人会不那么安份,你下去先安排一下,对那边你也要多加照料,尽可能不要节外生事。”

“我知道。”邬梅诚道。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中国体育彩票超级大乐透 七乐彩开奖结果 浙江11选5投注表格 赛车pk10高手计划 app幸运飞艇的开奖直播
山西11选5预测网 内蒙古11选5 网球王子小说 现金炸金花 快乐双彩复式
快三秒 时时开奖号码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前三组 香港赛马会三期内必出 北京pk10骗局
黑龙江36选7游戏规则 老钱庄娱乐城 三公a 福彩排列7走势图 21点梭哈 茗彩分分彩是不是骗局